【致敬芳华】追忆我在一安公司的十八年(下)

时间:2018-05-21 18:16    浏览次数:    作者:韩余庆    来源:甘肃一安

1960年8月中旬结束我回到了兰州安装公司,正值兰州石油化工机械厂(苏联援建项目)二金工车间安装大型机床设备。周经理马上安排我与当时公司技术科的房永昌(上海复旦大学机械专业毕业的技术员)等一批技术干部带领安装工人去七里河的兰州石化机械厂二金工车间工作,安装苏联进口的大型机床设备如3米立车和200毫米镗铣床、龙门刨等工业设备。不到三个月我们就完成这批设备安装任务,通过验收交付投产。1960年11月周榘良经理派我去北京机床机学习大型设备安装调试车技术。我在北京机床厂工地共实习了八个月,1961年7月返回兰州安装公司。在这期间兰州安装公司已分配来好几位设备安装专业的大中专学生,此时公司准备对外承接工业设备安装任务。

1961年7月1日,周榘良经理找我谈话说经公司领导班子研究决定调我到三处(在兰州七里河区)工作,去负责筹办和主持公司工业设备安装技术工人培训班,公司打算培训一批设备安装技术工人骨干,好承接明年上半年兰州机车厂的设备安装任务,同时要求我把这几年在外面学到的设备安装技术写出来,编成讲义供学员学习,同时公司还准备叫二名机械设备专业技术人员和老钳工一起来帮我讲课。当天下午公司就派车把我送到七里河区三处所在地,开始了我筹办设备安装工人技训班工作。我先编辑了一本很厚的工人设备安装讲义,经近3个多月的学习培训,培训班于1961年11月结业。下面就是经过我培训的设备安装工人的全体师生和三处领导同志的合影,照片中前排左边坐着第二人就是我。

11.jpg

我在完成主持公司设备安装工人培训工作后的第二年,即1962年2月公司领导安排我到七里河三处第一工程队任主管技术员,去负责主持兰州机车厂设备安装工程施工任务,并把我培训过这批安装工人全部都调到这个工地,并同时给我配备了一个7人的安装起重工班组。这年是我1959年2月改行进修学习机械设备安装技术工作后的第一个工程任务。兰州机车厂也是苏联援建的“一五”时期156个项目中的一个大型工程项目,这个厂的主厂房里几乎都是从苏联进口的大型机车加工设备,如月牙板床、车轮机床、大型镗铣床、龙门刨、40立方的空压机等近百台大型机械设备,其中还有一台31.5米跨度的75吨双钩桥式吊车。我到兰州机车厂工地后,身着工作服带领了二个安装设备钳工班组和一个由九名起重工人组成的吊装班,现场与工人一起在那里安装施工。当时我意识到这是我改行后的第一个工程任务,必须充分发挥出我在包头和北京学来的理论技术,好好运用于实践。通过边干、边培训好这批工人(因在我带领下的三个工人班组里,极大部分技术工人都是我给他们上过技术培训课的学员),其次也是为了锻炼和提高自己的技术水平。因此我在工作中非常认真负责,每天与工人一起劳动工作。当初在我接到兰州机车厂设备安装工程任务后,我曾花了十几天时间比较详细地熟悉了全套工厂生产设备图纸和设计说明书,编制出一份《兰州机车厂设备安装施工组织设计》和《75吨大型桥式吊车吊装方案》,并对用来吊装75吨桥车的钢管抱杆进行了周密的计算(唯恐失误),并上报公司技术科和公司领导审批,不久公司对我的吊装方案未做任何修改就批转了下来,吊装那天工程处和公司领导及技术科负责人都来现场观视(周榘良还在安装现场拍了照,可惜我没有过拿到),结果非常顺利地按我设计计算的方案一次吊装成功。使我在设备安装技术上的水平声誉大增,受到了公司领导和同事们的赞许。当我经过一年零二个月的独立主持完成兰州机车工厂的全部设备安装工程任务后,经调正试车及兰机厂生产技术人员的检验认可投入了生产。

1963年5月,公司领导叫我到兰州市辖的白银805厂工地工作,要我去完成805厂背压式汽轮机安装任务和机械动力设备调正试车工作。白银805厂是国家五机部的国防工程,是公司二处在那里负责施工任务,鲁林任工程处主任,沈连城工程师任技术负责人。我到二处报到后,鲁、沈二人要我担任 805 厂设备安装调试组组长,并叫我六月上旬带着老钳工倪技师二人去株洲、韶关、上海等地考察背压式汽轮机组的安装调试技术。考察回来后我即投入了1500千瓦背压式汽轮机的安装和全厂机械动力设备的调试工作。经过八个月的施工安装和调试工作交付投产后,1964年3月我回到公司技术科在那里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编写了805厂1500千瓦背压式汽轮机安装试车总结,公司将我写的这份安装调试总结打印后上报到建工部施工局(此份总结报告也存入公司档案室)。

(一安公司承建的白银805厂TDI生产线)、

(如今的白银银光厂)

1964年5月,公司领导决定在三处领导下组建设备安装工程队,任命我为队长,邓长荣为支部书记,配备二名干部管辖三个安装钳工班和一个起重工班100多职工。工业设备安装队成立后我们先后承接了兰州磨具厂、综合电机厂、通用机床厂、兰州毛纺厂、135厂和平板玻璃厂的设备安装任务。

1964年9月,国家分配到我们公司一批大中专学生到兰州工作,其中有三位同学分配到我设备安装队工作实习,如陆福顺、蔡根跃(上海同济大学电气专业)和方行富(浙江理工大学机械专业毕业)。这年10月份我公司还接收了一大批从上海来兰州的学徒工近100人,如赵国卿、杨燕明等等,极大地充实了安装公司力量。

1965年4月,公司任命我为第十四工程队队长(时年二十九周岁),隶属于三处管辖,同时被任命的还有十四工程队副队长韩荣增同志,党支部书记玄恩隆同志,全队职工定编128人,有六个工人班组,十一个干部(其中技术干部七人),队里配有一个食堂和一个材料仓库及一部汽车。组队后不久,我们即被调迁到青海省西宁市位于西郊的青海农机工具厂(系“三五”计划国家重点工程项目)工地承担施工任务,经过半年多时间的紧张施工安装,于次年(1966年)2月就全面完成了该厂的全部水、电、动力、暖通及设备安装任务,并通过无负荷试车合格交付了生产单位使用。在这期间我队还完成了青海机床厂的机电设备安装任务直至调正试车合格交付投产。

1966年的5月上旬因国家重点国防工程建设需要,我又被公司单独派到青海湖151信箱工地(系鱼雷制造试验工厂)去负责指导安装调试一台蒸汽式汽轮发动机和一台高压机的工作。到青海湖工地工作后不久,我带着二名安装工人出差到贵州省贵阳市一个军工厂去参观学习高压机的调试技术,出差大约10多天。回来后我着手编写《了151信箱汽轮发电机试车规程》和《高压泵机调试方案》二个技术性施工文件,并与工人一起安装调试,直至试车合格交付建设单位使用。我在青海湖151信箱工程那里工作了4个多月,从施工准备到安装调试的工作了大约四个多月。在青海湖工作感到那里的气候非常特别,夏天中午穿衬衫吃西瓜,还可到青海湖里(海水是咸的)去游泳,早晨和晚上却要穿皮衣、皮裤,夜里盖厚棉被睡。因青海湖工地海拔在3200公尺以上,空气比较稀薄,走起路来和干工作时都非常吃力,常要喘气,刚去时很不适应,我在那里的安装调试任务工作一结束,就回到青海拖拉机厂工地的三处工作,这时工程处领导叫我担任质量安全股股长工作。

(周榘良80岁生日时与韩余庆老人在上海聚会)

1967年初,根据中央文革的安排,我们单位进驻了军代表,军代表来后不久说要成立第十二工程队革命领导小组,军代表来找我谈话,要我去担任工程队革命领导小组副组长负责队里的生产工作,当时我非常坚决地向军代表表示我不愿意担任副组长,强调现在施工现场非常混乱,运动中群众给我贴过不少大字报,有些问题还没有搞清,我是没有能力去领导职工的。军代表一听,知道了我有怨气和对文革不满,他也就不再强求我去担任工作,

不久八一八造反派(有人通知我说)要在青海西宁青海拖拉机厂工地批斗周榘良并说还要我陪斗,我得知此消息后在周来青海前离开了西宁工地,去了外地躲避,我对周榘良莫须有的罪名进行批斗是极力反对和不满的。

1968年12月,毛主席号召广大干部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十一月份我们建工部第七工程局系统共一千多人凡出身不好的黑五类和“臭老九”知识分子统统被下放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因当时我爱人徐思美要照料不到一岁的女儿,于是我请求组织上让我顶替她到了甘肃省临夏县一个偏辟靠近宁夏与青海边界的山区回族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实际上是到农村劳动改造),与柏成盛、汤园分在一个生产队一起劳动八个月,返回西宁后单位里没有安排我工作,我主动到工人班组去劳动。

1970年9月,我们工程队结束了在青海拖拉机厂的工程任务后,我被分配到青海省乐都县青海铸造厂和锻造厂工地的第十一工程队工作。此时我已不再担任工程队队长,而是一名设备安装技术员,领着一帮钳工和起重工在那里安装设备。大约不到半年时间,我们先后完成了青海锻造厂等两个工程项目的全部机械设备和动力设备的安装与试车任务,正好处在清理工程收尾阶段。

1971年3月建工部体制改革,将在兰州的建工部七局所属建筑、安装企业全体职工和施工技术设备全部下放给地方西北三省,以充实组建地方建筑安装力量。我所在的第十一工程队除少数几个人(是他们自已要求)留在了青海铸造厂工作外,整个工程队(400多人)一分为二,以我为其中的大约一百十余人被分配到宁夏回族自治区第二建筑工程公司安装大队工作(我在那里担任安装大队副队长),另一部分人(大约八十余人)去了湖北宜昌一局安装公司工作,也有少数人被调回了兰州安装公司。

至此我离开兰州安装公司,1971年以后我对一安公司的发展情况就不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