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芳华】“老头队”的故事

时间:2018-05-25 16:54    浏览次数:    作者:杨雪娇    来源:甘肃一安

 “七处”(甘肃一安七分公司的前身),一个我从小听到大的名字,这个名字承载了许多老一辈的一安职工们太多的记忆。让我引以为豪的是,我的姥爷魏铎就是“七处”最早的创建者之一。小时候不懂事的我,还不能明白“七处”这个名字背后太多的故事,后来慢慢懂事,也常听妈妈说起,才知道“七处”在成立初期有那么多的艰辛和不易。

1988年,杨锡久、杨军、陈齐国等七位甘肃一安老干部职工陆续退休,退休前分别从事着主任(即现在的分公司经理)、部长、会计、队长等工作,都是各自岗位上的佼佼者,其中王广泰和善巨铠老人是甘肃一安出类拔萃的铆工和钳工。退休后的他们仍然想着为企业发光发热,于是他们七个人决定组建一个施工队伍继续为“甘肃一安”这块牌子奉献力量。

由杨锡久老人牵头,他们共同出资购买了施工所需的一些简单的设备工具,并把施工队伍依附于在甘肃一安,就出现了甘肃一安最早的“七处”雏形。杨锡久老人凭借他在退休前的管理经验,使这支队伍格外团结,每个人分工明确,工作效率高,项目完成质量好,他们的队伍也通过原有的良好人脉很快就接到了第一个大项目“七里河政府锅炉项目”。此时我的姥爷魏铎只是主管他们这支队伍项目章子的负责人。

七里河政府锅炉项目结束后,他们有了“创业”以来的第一桶金,他们的队伍也就有了更好的经济能力和作业设备,并开始进入兰州炼油厂承担一些设备的检维修任务,在兰炼厂里人们亲切称他们这支队伍为“老头队”。别看他们岁数大,干起活来一点都不马虎,他们凭借精湛的技术和认真的态度获得了兰州炼油厂(后合并入兰州石化公司)的一致好评,这也为今后甘肃一安七分公司在兰炼、兰化厂区承接任务奠定了基础。

天有不测之风云。这支队伍在1989年成立刚满一年的时候,“带头大哥”杨锡久老人因为身体不适住了院,让这支队伍一下失去了主心骨,剩下的六位老人也都因为年纪大了,谁都不愿意出来做负责人,这支好不容易组建又有着良好口碑的队伍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

面对“危机”,几位老人深感痛惜,可是他们心有不甘,不愿意自己辛辛苦苦努力出来的成绩就这样付诸东流。几经商议,老人们推荐我的姥爷魏铎出来做他们的负责人,决定正式成立“七处”,不再以施工队的形式依附于公司,要把“七处”做大。并联名打报告给公司,希望同意他们的决定。公司也对这支队伍一年来做出的成绩看在眼里,就这么散了的确可惜,于是就同意了他们的申请,并聘任我姥爷魏铎为七处的经理,带领着这支“老头队”继续在兰炼厂里进行施工工作。

此后的七处也在逐渐发展壮大,人员配置也更加完善,并且为了工作方便,在兰炼厂附近租赁了专门的办公场所,我姥爷也更是兢兢业业,继续发扬着这支队伍原来的精神。兰州炼油厂里只要有急难险重的抢修任务,首先想到就是“老头队”,因为交给他们做才放心,每一个人都为这支队伍尽最大的努力在付出。在那个BB机风靡一时的年代,为了不错过厂里的任何一个消息,我姥爷的BB机24小时不敢离身,生怕错过每一个紧急情况。要是想不耽误每一次抢修,就要在第一时间得到现场情况的准确信息,白天在单位还好,有座机可以和厂里随时沟通,到了夜里BB机就成为了最重要的通讯工具,但是在夜里用BB机沟通难免会耽误抢修时间,为此姥爷决定在家里装座机,姥爷家也就成为了整个家属院里第一个用有座机电话的家庭。妈妈回忆说,那时候最害怕夜里座机电话响,因为她知道厂里又出现了紧急情况需要抢修,姥爷需要第一时间通知“老头队”,和他们一起赶去抢修现场,深夜里空旷的街道上你不时能看见几位已过花甲之年的老人骑着自行车匆匆赶往厂里的身影。

随着接到的项目越来越多,七处也在不断的扩大自己的实力,从最开始的七个人的队伍,在1994年加上所有的工人达到了一百多人,也配备了自己的客货车,并且购买了甘肃一安的第一辆五吨叉车,那时候的“七处”职工福利待遇在全一安公司都是最高的,可以说是每一位一安人都想去工作的基层单位。

时至今日,原来的“七处”已经演变成如今的一安公司七分公司,依然坚守在兰州石化这片市场上,陆续承建了兰州石化炼油厂300万吨/年重油催化裂化装置烟气脱硫等工程。七分公司能有今天这样的业绩,离不开那些老一辈一安人的努力与坚持,是他们的精神和态度感染着一个有一个的后来人!

过去的已成尘封的历史,但属于我姥爷那一代一安人的故事让我难忘。过去像沙滩上的沙石,被海浪无情卷走、带走。历史像大江一样不曾停滞。沧桑的一安历史永远激励着我们,铭记历史,铭记老一辈那一段艰辛而又光荣的历程,永远鞭策着我们不断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