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韵随笔

时间:2017-10-31 09:55    浏览次数:    作者:张国英    来源:甘肃一安


那一株株的九月菊,一朵朵争相怒放,一条条长条似弯月的花瓣迎风起舞,又好似秀发随风飘逸,微微低垂颔首弄姿,好不俏丽,中间的花茎紧紧相拥。或迎风微笑或随风轻舞,那一株株菊迎风昂然,神态清雅,黄的绚丽,黄的炫目,黄的惊艳,不知可曾惊扰了深秋的凉寂,惊觉了你内心的惊讶,惊醒了你内心的震撼,震撼此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震撼着香山归来不看枫,那抹倩影带来了扣人心弦的震撼。毕竟惊艳你的是一个怒放的生命。谁说一叶知秋,那一抹抹倩影似乎更懂秋。

占尽小院无限风情的是午后温暖的阳光,三三两两的女同事搬着凳子在台阶上晒着太阳,有人织着毛衣,有人绣着鞋垫。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儿,听着和风听着细语,享受着美好的静谧时光。院中一颗颗槐树颔首频笑,柳树却随风漫舞,一颗颗榆树则好似享受着和绚的阳光,微风轻拂,成熟而老练。后院中一颗颗单薄的细柳,嫩榆则彰显稚嫩而活跃的生命,热烈而欢快。此刻屋中传出的袅袅梵音,正洗涤着人们的心灵,净化着世俗的纷扰。同事从隔壁树上摘下的果子,个头不大黄色的梨儿,圆敦敦的,黄澄澄的,长的很喜庆,但却是斑点甚多,有的上面还沾着泥土,有甚者梨儿通体有坑,同事要去洗,我笑阻,拾起桌上的纸擦吧擦吧入口,诶,你还真别说那叫一个甜。梨肉软绵,细腻,而且多汁,真是惊喜,在这午后闲秋,不但能心随意境而且享受这大自然的馈赠,何尝不是惬事。

每早的脚步总是太匆忙,匆忙到,来不急欣赏这唯美之秋,来不急望一眼四季轮回的静美。偶尔放慢脚步,深秋的早上,一抹金黄点亮了久已麻木的心灯,眼前一亮,路边一株叫不上名字的树,除了树干,硕大的叶儿金黄金黄,叶儿似枫叶,逆着阳光,波光粼粼,阳光洒下树梢,好似一泻千里,给暮秋的早上带来一抹敞亮。在阳光的照射下,通片叶儿嫩黄嫩黄,整片叶儿成熟厚重,整树叶儿金光灿灿的却饱含充沛的水份,在两边的马路上带来旖旎的风光,大有一枝独秀之韵味,这边风光独好,在这深秋的早上是不是真的很惊喜呢?老公笑侃,你见过额济纳的胡杨林或许不会再有这样的认知。

我想百花齐放怒争春,一枝独秀亦懂秋,不管是额济纳的胡杨林还是金塔的胡杨林各有自己的千秋吧。胡杨被誉为生而千年不死,死而千年不倒,倒而千年不朽,在茫茫沙漠中夏天执手酷暑,冬天严寒相依,终日黄沙相随。却能扎根数十米,无论严寒、无论酷暑始终昂扬挺立,倔强迎接风雨,人生一世,草木一秋,而这一季节更替对胡杨来说,弹指一挥,瞬间而过,但胡杨却从容了春的翠绿,夏的墨绿,秋的成熟,冬的银装素裹,不经年,岁月洗涤了沉浮,洗涤了沧桑和无奈,胡杨耐住了寂寞从而也守住了繁华。一个时段一个姿态,片片金黄傲骨铮铮,饱含着对秋的深深眷恋,黄沙沉寂,水中倒影,影影绰绰,曼妙身姿翩翩起舞。短短数字无以表达胡杨之美,更无法诉说三千年来的沧海桑田。更无法窥探得胡杨坚忍不拔、倔强非凡的内心。

都说秋日里最美的是那有着活化石之称的银杏叶。的确,放眼望去像一个个珊瑚,一个个细细小小的叶柄撑着一个个黄色的小扇子,金黄金黄,一把把黄色的扇子,随风雀跃着,漫步在银杏林,听风声在沙沙作响,放眼层林尽染,或牵手漫步,或骑车漫游,无限的惬意随着无尽的小路无限蔓延,是寻找往昔的记忆,还是渴望生命的延续。杏叶一片,一片随风摇曳,却愿意在空中多停留几秒, 想抓住最后的芳华。银杏的灿烂,绚丽不似其他碎小的叶子,应秋景纷纷摇落,它却坚强坚韧的悄然翩翩,优雅飘落,如蝶舞。此情此景让我不由想起:“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小院向风情,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粉蝶欲知合断魂,不须檀板共金樽”的美好诗句。

秋之唯美,秋之静美,“秋,静中见真境,淡中见本然”。

责任编辑:张志斌